同心合力,共赴山海

行走在八閩大地,一切都很“烈”。

紫外線(xiàn)是強烈的,與之一同襲來(lái)的,還有城市的熱情與活力;退役軍人工作者的心是熱烈的,他們奔赴同一個(gè)目標,心中有情、眼里有光;尊崇關(guān)愛(ài)的氛圍是濃烈的,無(wú)需過(guò)多的言語(yǔ),每個(gè)人對軍人、烈屬充滿(mǎn)感情,英烈故事和英烈精神廣為傳頌……

上下同欲

一張泛黃的黑白軍裝照、一本塵封67年的日記、十幾枚有些生銹的徽章,是昌煜叔叔的遺物?!罢业绞迨宓穆裨岬厥悄棠毯透赣H一直以來(lái)的心愿?!敝v起尋親路上的遺憾,昌煜嘆了口氣。

1957年1月9日,昌煜的叔叔昌豐泗在四川省美姑縣一場(chǎng)平叛戰斗中英勇?tīng)奚?,年僅21歲。家里人也曾想去四川祭拜,因路途遙遠,一直沒(méi)能去成。沒(méi)有在有生之年去一趟兒子的埋葬地,成為昌煜奶奶的遺憾。

如今,67年光陰已逝,由于年代久遠,聯(lián)系方式多次變更,尋親之路更加艱辛曲折。但在69歲的昌煜心中,找到叔叔忠骨的想法愈發(fā)強烈。

轉機來(lái)自去年12月的一通電話(huà)。一句“找到了”,讓昌煜多年的牽掛終于得以安放。漳州市退役軍人事務(wù)局獲悉四川省美姑縣烈士陵園有一位漳州籍烈士未找到親人,借助媒體力量,在《閩南日報》開(kāi)設“我們一起尋覓”專(zhuān)欄?!堕L(cháng)眠異鄉的漳州籍烈士昌豐泗,您的親人在哪里?》一文發(fā)布后,不到兩個(gè)小時(shí),工作人員便與昌煜取得了聯(lián)系。經(jīng)過(guò)上門(mén)核實(shí)及信息進(jìn)一步比對,最終確認昌豐泗烈士就是昌煜的叔叔。

今年清明前,昌煜一家三口分別從漳州、上海兩地出發(fā),穿越群山峻嶺,來(lái)到美姑縣烈士陵園。昌煜在叔叔的墓前蹲下,擺上來(lái)自家鄉閩南的特產(chǎn),淚眼婆娑地摸著(zhù)墓碑上的名字,聲音顫抖:“叔叔,67年了,我們終于‘團聚’了?!?/p>

自2020年為烈士尋親工作開(kāi)展以來(lái),漳州市退役軍人事務(wù)局已為317位烈士找到親人。數字的背后,飽含著(zhù)漳州各方力量的同向合力。

2020年,漳州市退役軍人事務(wù)局與宣傳、黨史方志、公安等15個(gè)部門(mén)聯(lián)動(dòng),建立溝通協(xié)調、共享信息機制,多方配合,協(xié)助進(jìn)行信息比對;與《閩南日報》、漳州電視臺等新聞媒體合作,發(fā)動(dòng)媒體力量,開(kāi)設“尋親專(zhuān)欄”;聯(lián)合志愿服務(wù)隊、民間志愿者,凝聚更多社會(huì )力量??焖夙憫?、媒體聯(lián)動(dòng)、全民行動(dòng)的模式,為漳州尋親工作按下了“加速鍵”。最快的時(shí)候,漳州市在兩個(gè)月內幫助67位烈士找到親人,平均每天找到一位。

“我們建立了尋親專(zhuān)班,同時(shí)借助全國各地志愿者、媒體、網(wǎng)絡(luò )平臺的合力,才促成了一次次的‘團圓’。每當見(jiàn)證烈屬在我們的協(xié)助下找到親人,我都深感深挖線(xiàn)索和信息比對的辛勞是值得的?!闭闹菔型艘圮娙耸聞?wù)局副局長(cháng)黃順權說(shuō),他們準備出版一本書(shū),記錄這些感人至深的為烈士尋親活動(dòng)背后的故事。

東山縣是福建省為烈士尋親工作中成功率最高、成功數量最多的縣。綠樹(shù)成蔭的東山戰斗烈士陵園坐落在小城的中心,陵園內安葬著(zhù)1953年7月16日東山保衛戰中犧牲的449名烈士。

灼灼烈日下,東山戰斗紀念館館長(cháng)蔡東成滿(mǎn)頭大汗地講起讓他深受觸動(dòng)的一幕——一家三代人前來(lái)陵園祭拜烈士。這讓他感到,自己有責任為更多烈士找到親人。

2021年完善烈士信息時(shí),蔡館長(cháng)發(fā)現許多烈士親屬信息空白。一位志愿者提到有一個(gè)全國尋親志愿者的微信群,館長(cháng)心中一動(dòng):“快,拉我進(jìn)群!”按照籍貫整理烈士信息后,他往群里發(fā)了數十個(gè)表格。那天晚上,館長(cháng)的手機一直響到凌晨?jì)牲c(diǎn)。各地志愿者主動(dòng)“認領(lǐng)任務(wù)”,一有線(xiàn)索就反饋。找到的做個(gè)標記,沒(méi)找到的再發(fā)信息。一個(gè)月內,50多位烈士的親人被找到。

“我們人不多,但心很齊,目前已經(jīng)幫助陵園里241位烈士找到親人。哪怕一次次推翻重來(lái),我們也會(huì )一直找下去?!睎|山縣退役軍人事務(wù)局黨組書(shū)記、局長(cháng)許世齊告訴記者,就在剛剛,幾經(jīng)輾轉,他們又找到了在東山保衛戰中犧牲的王洪建烈士的四弟王洪發(fā)。

真相的出現,有時(shí)就源自多查的一條信息、多打的一個(gè)電話(huà)、多去的一個(gè)村莊。萬(wàn)幸的是,行者不孤,在福建這片紅色熱土上,有許許多多想要多做一點(diǎn)的人。截至目前,福建全省共發(fā)布3000余條為烈士尋親的信息,已為639位烈士找到親人。輾轉多地的志愿者、深挖線(xiàn)索的工作人員以及熱心的群眾緊緊擰成一股繩,他們相信光、追隨光,并且愿意成為光,以此照亮更多英雄的回家路。

互相照亮

陳臻蘇,是寧德市屏南縣屏城初級中學(xué)的老師,也是陳祥榕烈士的堂伯。

換上一身灰色西裝,跟隨“烈士親友講烈士故事”宣講團,陳臻蘇來(lái)到位于福建省泉州市的仰恩大學(xué)。這已是他第八次站上講臺講述祥榕的故事。

“今天我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我的侄兒、我的學(xué)生——陳祥榕烈士的故事?!标愓樘K聲音微顫。面對師生,他想用一個(gè)個(gè)故事告訴大家,祥榕原先是個(gè)普通的孩子,一個(gè)和在座學(xué)生年齡相仿的普通孩子。

無(wú)需用力回憶,關(guān)于祥榕的一樁樁、一件件,清晰如初,歷歷如昨。在陳臻蘇心中,祥榕舍生取義的精神是一束光,他想將這束動(dòng)人心弦的光反射出去,照亮更多的人。

“祥榕的‘清澈的愛(ài),只為中國’從何而來(lái)?”陳臻蘇分享了一個(gè)祥榕母親的故事——祥榕犧牲之后,部隊的首長(cháng)來(lái)看望祥榕的媽媽?zhuān)瑔?wèn)她家里有什么困難、有什么要求。她卻對領(lǐng)導說(shuō):“我沒(méi)有困難,也沒(méi)有要求,我只想知道我的榕兒戰斗的時(shí)候勇不勇敢?!?/p>

這就是陳祥榕的家庭,這就是孕育出“清澈的愛(ài)”的深厚土壤。

“戰友們最后看到祥榕的身影,是他趴在營(yíng)長(cháng)的身上,用他的身體保護著(zhù)營(yíng)長(cháng)。19歲,原本是最絢爛的年紀,但他的生命卻永遠定格了?!碑斠槐楸橄蚵?tīng)眾講述侄兒英勇?tīng)奚氖论E時(shí),陳臻蘇的心靈也一次次被洗禮。說(shuō)到這里,他哽咽了。

“我感受到的是穿越時(shí)空的精神、甘愿舍棄小家甚至生命的信仰。那是一種超越年齡的堅定與無(wú)私?!焙耸茄龆鞔髮W(xué)工程技術(shù)學(xué)院的一名大三學(xué)生,聽(tīng)完“烈士親友講烈士故事”宣講,他說(shuō),明年完成學(xué)業(yè)后,他想報考公安崗位,汲取前輩的精神動(dòng)力,為人民服務(wù)。

“這不僅僅是一次深刻的思想教育,更是一場(chǎng)觸動(dòng)心靈的精神洗禮?!薄拔覍α沂康墓适掠辛烁钊氲牧私?,我將把烈士的精神時(shí)刻牢記和傳承下去?!薄瓬I光在學(xué)生們的眼中閃動(dòng),聲聲回應響起:他們要以赤誠的愛(ài)國心,追逐那束熱烈的光。

有意義的事總會(huì )吸引有情懷的人?!捌翁锸锌凳细锩彝サ暮蟠抵敲?,10次宣講她參加了7次?!备=ㄊ×冶V行闹魅我紫蜣r說(shuō),“誰(shuí)來(lái)講”是他們首先要回答的問(wèn)題?!傲沂坑H友是最了解烈士的人,他們口中的烈士事跡最能打動(dòng)人心?!闭心贾v述者的消息一經(jīng)發(fā)布,就先后有30多名烈士親友報名參加,宣講員中,年齡最大的81歲,最小的僅6歲。

自2023年8月“烈士親友講烈士故事”宣講活動(dòng)開(kāi)展以來(lái),累計組織16場(chǎng)次,宣講足跡已踏遍全省9市1區,現場(chǎng)聽(tīng)眾8000人,網(wǎng)絡(luò )受眾超5000萬(wàn)人次。

“今年我們的重心將放在學(xué)校和部隊。這樣的英烈精神宣講是生動(dòng)、深刻而廣受歡迎的思政課,最能激發(fā)學(xué)生的愛(ài)國情懷、鼓舞官兵的士氣?!备=ㄊ⊥艘圮娙耸聞?wù)廳黨組書(shū)記、廳長(cháng)羅慶春介紹,“烈士親友講烈士故事”宣講活動(dòng)已成為一個(gè)響當當的品牌,2023年被退役軍人事務(wù)部列為“英烈紅色文化思政課示范案例”,不少學(xué)校和部隊主動(dòng)尋求合作,活動(dòng)排期“供不應求”。

一束光照亮一座城,無(wú)數束光匯聚在一起,便成為一股磅礴力量,讓英烈精神的時(shí)代光芒在八閩大地上熠熠生輝。

尊崇到“心”

2023年9月30日清晨,林宜泉烈士的家屬林寶榮家中響起一陣敲門(mén)聲?!澳?,請問(wèn)您是林寶榮先生嗎?這是《致全省烈士親屬的慰問(wèn)信》,請您簽收?!绷謱殬s的父親林宜泉生前是閩中游擊隊隊員,于1943年被捕犧牲。林寶榮一字一句地讀著(zhù)手中的慰問(wèn)信,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(dòng):“黨和國家還記得父親,作為后輩,我非常感動(dòng)?!?/p>

同樣收到慰問(wèn)信的,還有廈門(mén)張水錦烈士的曾孫女黃麗娟、龍巖林在金烈士的女兒林麗紅、寧德蔡威烈士的孫子蔡述波等2463位烈屬。烈士紀念日當天,福建省退役軍人事務(wù)廳、省烈士紀念設施保護中心專(zhuān)門(mén)委托中國郵政設計精美的紀念封,一家一戶(hù)送信上門(mén)?!斑@是我工作以來(lái)執行過(guò)的最有意義的一次投遞?!眮?lái)自福州的中國郵政快遞員李張雄表示,看到不少烈屬流淚,他也深受感動(dòng)。

“同安區退役軍人事務(wù)局記得我們,常常給予關(guān)懷,讓我很暖心。我兒子享受了兩年學(xué)費全免的優(yōu)待,每年還額外獲得3000元助學(xué)金?!痹趶B門(mén)市同安區,李大華烈士的孫子李芳練說(shuō),兒子李永康上高二時(shí)享受了同安區為英烈后代推出的“教育禮包”?!斑€給我們辦了關(guān)愛(ài)卡,我們第三代的兄弟姐妹每人都拿到了一張關(guān)愛(ài)卡,可以用它免費乘坐公交,每年還能享受一次免費體檢?!?/p>

廈門(mén)市同安區退役軍人事務(wù)局局長(cháng)鐘金芳告訴記者,同安區將關(guān)愛(ài)對象的范圍由烈屬擴大到烈士子女以及第三代直系血親、烈士父母以及配偶,為全區76名英烈后代發(fā)放關(guān)愛(ài)卡,出臺了涉及住房保障、教育就學(xué)等七大方面的十條舉措。

第一時(shí)間將飽含敬意與問(wèn)候的慰問(wèn)信送至烈屬,把烈士后代放在關(guān)懷的第一順位,福建退役軍人關(guān)愛(ài)基金會(huì )成立后的第一項行動(dòng)就是走訪(fǎng)慰問(wèn)烈屬……無(wú)論形式如何變化,不變的是優(yōu)待烈屬的心。許許多多“優(yōu)先級”的背后,是全社會(huì )尊崇英烈的共識。

在廈門(mén),旅游景區免票、公交免票已惠及全國退役軍人和其他優(yōu)撫對象?!澳氵^(guò)去保衛廈門(mén),現在回到‘娘家’來(lái)了,我們歡迎你!”在鼓浪嶼郵輪中心,得知對方是退役軍人,并且曾在廈門(mén)服役,同為老兵的值班人員吳建陽(yáng)格外驚喜,他一邊和游客握手,一邊熱情地告訴他如何憑優(yōu)待證領(lǐng)取免費船票。

在漳州,軍人驛站(退役軍人服務(wù)站)的貼心觸角已延伸至高速服務(wù)區。在常山高速服務(wù)區,翻開(kāi)留言本,里面滿(mǎn)是退役軍人的感激——“走過(guò)多個(gè)省,只有福建高速才有這么多的尊崇和優(yōu)待!”“這里讓我感受到了家的溫暖。向福建敬禮!”老兵可以享受購物、餐飲八五折優(yōu)惠,還能免費使用按摩椅、淋浴休息。驛站設立至今不到2年,已經(jīng)接待近萬(wàn)名老兵。在福建省高速公路地圖中,56處驛站連點(diǎn)成線(xiàn),遍灑暖心關(guān)愛(ài)。

在泉州晉江,溫暖便利已滲入老兵日常、融入老兵生活。老兵打開(kāi)電視,頁(yè)面便直接進(jìn)入“晉江市退役軍人之家”電視專(zhuān)區。在“信息發(fā)布”專(zhuān)欄,老兵可以第一時(shí)間獲悉省內關(guān)于退役軍人的重點(diǎn)活動(dòng)以及最新政策動(dòng)態(tài);在“紅色影視”專(zhuān)欄,平臺精心挑選軍事題材作品,帶領(lǐng)老兵重溫那段熱血沸騰的崢嶸歲月。

……

令廣大退役軍人感到溫暖的,遠不止這些。細化實(shí)化擁軍尊崇、具有福建特色的153項優(yōu)待項目;與12家銀行簽訂擁軍優(yōu)屬協(xié)議,推出“擁軍貸”授信方案;組織省榮軍優(yōu)撫醫院與部隊900醫院簽訂結對幫扶協(xié)議,常態(tài)化開(kāi)展醫療巡診活動(dòng)……在福建,尊崇關(guān)愛(ài)已轉化為一項項惠軍之舉。社會(huì )各界滿(mǎn)懷牽掛與關(guān)心,他們幫老兵解難、替烈士盡孝、為軍屬解憂(yōu)、讓軍人安心。尊崇關(guān)愛(ài)升溫升級,正在成為八閩大地的共同認知和自覺(jué)行動(dòng)。

記者手記:

獨特的紅色基因,獨特的政治優(yōu)勢,獨特的歷史使命,全國唯一所有設區市連續實(shí)現雙擁模范城“滿(mǎn)堂紅”“五連冠”省份的自豪以及刻在骨子里的“愛(ài)拼才會(huì )贏(yíng)”,使得福建退役軍人工作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具有更鮮明、厚重的特點(diǎn)一一不僅堅持做,還要做得更多些更好些。系統上下共同發(fā)力,傳承英烈精神更加深入,關(guān)愛(ài)優(yōu)待更加走心,發(fā)動(dòng)社會(huì )力量擁軍更加精準。一次次跨越時(shí)空的“重逢”、一場(chǎng)場(chǎng)直擊人心的宣講、一句句來(lái)自老兵的真情謝意,詮釋了屬于福建退役軍人工作者的“念念不忘,必有回響”。

中國退役軍人·全媒體記者?李嘉鈺